教育随笔 | 幼儿园的“区域标牌”有没有存在的价值?

  • 分享17
  • 收藏61
  • 阅读1349

每一个幼儿园老师在开学前都要做的事情就是布置环境,我也不例外。和搭班老师几经调整,整体布局了各个区域的位置。

各种桌子、箱子、规则都安置在了区域里,给每个孩子预设了充足的游戏空间,蹲下来以孩子的身高来看一看摆在架子上的物品是否都能看得到,材料拿取是否方便,每一个区域里是否有材料区、展示区、故事墙……又好几次站在教室门口想象自己是个生活在这里的孩子,看看每一条路是否通畅。

教育随笔 | 幼儿园的“区域标牌”有没有存在的价值?

而后我们又做了一件事情——增加区域名称的标识,比如在美术区挂个牌子,写上美术区。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,很大的一个原因是:以前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啊,就像人挂胸牌一样,区域也是有名字的嘛。

只是一位省教研室的老师说了这么一句:“孩子又不傻,图书放在那里就是图书角啊,娃娃放在那里就是娃娃家啊,为什么老师要花那么多功夫挂个牌子呢?”

听到这话的时候我们的区域牌子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我想不妨先挂起来,验证一下,看看这个牌子到底有没有存在的价值。

在报到的前一天,我们找来树枝、麻绳、鱼线,爬上爬下十余次把所有的区域牌子都挂上了,等待着孩子们。

第二天孩子们来了,他们穿梭在各个区域里,喜悦、兴奋、乐在其中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我把孩子们集中在一起,做了一个交流。

“刚才你在哪里玩的?”

——“我在彩泥区那里玩的彩泥。”

——“我在自然角玩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那里是自然角?”

——“因为那里有个大水缸啊。”

——“我去楼上图书角了。那里有书架。”

“你们知道表演区在哪里吗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——“在那里,因为有换的衣服。”

一边问,我一边想笑。是啊,孩子是通过游戏材料来分辨区域功能的,我为什么不把更多的力气花在游戏材料上,而是放在这个垂吊的牌子上呢?

当然,我依然不死心,继续问:“你们发现教室里挂了很多牌子吗?”

孩子们陆续抬头,陆续举手,大约有一半的人陆续举手。

“这个牌子是干什么的?”我问。

一个孩子说:“牌子就表示这个区域。”

“那这个牌子上画的是什么?”我指着自然角的牌子问,这个牌子上写了“自然角”三个汉字,并且画了水壶。

孩子说:“要浇浇水。”

我继续指着益智区的牌子问:“那这个呢?”这个牌子上画了发光的灯泡和“益智区”三个汉字。

孩子说:“是灯泡。”

“如果没有牌子,你知道这是什么区域吗?”我问。

孩子们眨巴着眼睛看着我,“当然知道啊。”

我不想继续问下去了,一切答案都太明白了:

孩子是读图的,教师提供的图应该是孩子理解的;孩子是依靠游戏材料分辨区域的,与标识牌关系不大;个别孩子通过小班的经验知道标识牌的作用,但实际上没有标识牌他们也知道区域在哪里。

所以,做一个孩子看不懂的标识牌并且高高的挂起来,其中所付出的所有劳动是不值得的。

前几天我把环境照片放在微信里发出感慨的时候,也有很多同行在下面留言。

有的说,”怎么,又不让挂了?“

有的说,“中国人就是老花功夫干无聊的事情。”

有的说,“明明知道没用,可别人这么弄我也就这么弄了,没人敢改啊。”

还有的说,“都是给大人看看的。”

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从挂上去到拿下来也不是简单的谁让谁不让,挂要考虑适合的高度,挂上去的东西至少要是孩子看得懂的,支持他游戏的图文符号。

凡事多问一句为什么真的很重要,多去听听孩子的想法,看看孩子的反应,这样做可以让自己的付出不至于是白忙一场。

教育随笔 | 幼儿园的“区域标牌”有没有存在的价值?

我们都知道环境与材料对幼儿发展的重要性,做一名支持幼儿学习与发展的老师,在创设环境的时候,我们可以怎么做呢?

我想我们应该把握这样几个原则:符合幼儿的需要、诱发幼儿的体验、支持幼儿的自主、鼓励幼儿的表征。

尤其是在规划空间搜集材料的过程中,多和孩子沟通,听取孩子的意见和建议,在沟通的过程中,制定规划图、材料搜集清单等,激发孩子们主动参与的学习热情,清晰学习环境的创设内容。

同时师生共同布局教室区域的过程本身是有教育意义的,是孩子们发表意见,关注环境的过程,也是民主平等的班级文化的体现。

教育随笔 | 幼儿园的“区域标牌”有没有存在的价值?

 一个区域游戏标识的挂上去、拿下来引发了我和搭班的很多思考,揉揉爬上爬下累到酸疼的老腰,我们不禁感慨:“真是两个傻老师啊!”


本文来自微信号:幼师镜子

我们尊重原作者版权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。

 

相关推荐

扫描下载幼师宝典手机版



logo

幼师宝典

三百万幼师的选择!
 点此安装 
logo